隨著各地放開單獨兩孩政策,許多家庭重啟生育計劃,一些有意願生兩孩的父母由於年齡偏大,呈現“高齡追生”現象,由此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值得關註。
  現象:“單獨兩孩”催熱“試管嬰兒”
  時值五一小長假,下午2點半,記者來到安徽醫科大學一附院生殖醫學中心,已有20多人排隊等候。
  合肥市婦幼保健院生殖中心副主任洪名雲說:“以前來我們醫院做試管嬰兒的一個月才碰到幾例,單獨兩孩放開後,僅我接待的咨詢兩孩試管嬰兒的就超過20例了。”安醫大一附院生殖醫學中心主治醫師邢瓊稱,一些40多歲的高齡婦女追生兩孩,她們自然受孕的幾率要比年輕女性低,因此很多人都選擇試管嬰兒。
  安醫大一附院生殖醫學中心醫師陳蓓麗介紹,為了確保成功率,做試管嬰兒時往往會培育出幾個胚胎,多餘的胚胎如不願銷毀的便會冷凍起來。“如果這些家庭符合兩孩政策,是可以喚醒之前冷凍的胚胎再進行產子的。”
  醫學專家介紹,目前想做試管嬰兒的兩孩家庭一般年齡偏大,集中在35~40歲左右。
  記者從安徽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瞭解到,由於政策剛放開,咨詢和申請的人較多,預計“單獨兩孩”生育的高峰期將在近兩年出現,其中不乏“高齡追生”的情況。
  風險:“高齡追生”對母嬰帶來風險
  試管嬰兒技術專家告訴記者,高齡追生的成功率比一般的要低,對於母嬰本身也會帶來風險,不應過分迷信和依賴試管嬰兒,應當謹慎考慮。“事實上,35歲以上的女性做試管嬰兒就屬於高風險,不僅會增加嬰兒的健康隱患,也會給孕婦帶來風險。”洪名雲說。
  試管嬰兒技術在醫學上稱之為輔助生殖技術,醫學術語稱ART,是幫助不孕夫婦達到生育目的的技術,包括胚胎移植、卵泡漿內單精子顯微註射、鮮胚移植和凍融胚胎移等。安徽多家三甲醫院的試管嬰兒成功率在 50%~60%。“高齡追生試管嬰兒的成功率會降低10%~20%,尤其頭胎剖腹產子的女性,再次懷孕時原有手術疤痕會使子宮破裂的風險增大。”陳蓓麗告訴記者,她們一般會建議40歲以上的女性謹慎考慮。
  洪名雲表示,高齡生育試管嬰兒的,由於年齡偏大、身體狀況不佳,在妊娠期患有糖尿病、高血壓等疾病的發病率會明顯升高,對孕婦本身傷害很大。
  此外,高齡追生的試管嬰兒缺陷率也會相對較高,為確保嬰兒的健康,醫生將配好的卵子、精子所形成的胚胎移植到產婦子宮內後,會定期進行疾病篩查。實際案例中,專家發現高齡產婦孕育的嬰兒得唐氏綜合症的幾率明顯升高。
  倫理:性別要求和借卵生子有悖倫理
  “試管嬰兒”,這種通過醫學技術影響自然的生育過程,在倫理方面一直備受爭議。記者採訪的多名業內專家均表示,倫理問題是試管嬰兒過程中極力避免的,但仍然會碰到許多倫理尷尬。“很多兩孩家庭來咨詢的時候就明確要求,要再生一個男孩或者女孩,要求我們通過試管嬰兒技術幫他們完成。”邢瓊發現,兩孩家庭對於試管嬰兒的性別要求非常普遍。“事實上,只有在某些疾病只會遺傳男孩或者女孩的情況下,出於健康考慮,才會對胚胎進行性別選擇。”邢瓊坦言,“很多家庭選擇試管嬰兒帶有性別選擇目的,實際上是有悖倫理道德的。”
  由試管嬰兒技術產生的遺傳學上的父母和社會學上的父母差異,也使得試管嬰兒的倫理問題倍感尷尬。今年43歲的陳女士因為卵巢功能衰竭無法再與丈夫的精子配對產生胚胎,醫生表示如果想要生育,只能“借卵生子”。
  陳蓓麗表示,“借卵生子”要求非常嚴格,首先要有女性在相關手術中還有多餘的卵子(20個以上),經過本人同意才能合法捐贈,其次捐、受雙方都不能碰面和獲取對方信息;此外,一名女性不能捐贈多個卵子以防後代近親結婚。“像姐妹捐贈這種是明確禁止的,就是為了防止出現倫理問題。”
  洪名雲介紹,一些沒有經過批准就做試管嬰兒的診所,為了商業利益會存在濫用卵子、販賣卵子和胚胎等現象,這都會造成以後的倫理隱患。 (據新華社)
  延伸閱讀
  “床位緊張、月嫂難求、職場壓力”
  想生兩孩不容易
  各地“單獨兩孩”政策放開後,雖然輿論一片叫好,但是一些打算要兩孩的家庭,卻要面對各種各樣的煩惱和顧慮。
  婦產科“一床難求”
  記者瞭解到,目前南京各大醫院婦產科“一床難求”。業內人士表示,據此前相關統計,本輪生育高峰將持續到2017年,“單獨兩孩”放開後,高峰持續到何時就不好說了。
  根據南京市婦幼保健院統計,2011年前,該院新生兒分娩人次都在1萬以下;2011年,新生兒分娩人次達到1.5萬,一下上漲了50%;2012年,新生兒分娩人次超過1.9萬。2013年同比依然是增長。由於分娩量過高,該院產科住院部的走廊加床常年都有人。為給更多產婦騰挪床位,該院去年不得不進一步壓縮床位利用周期,一張床位的周轉期不超過6天。
  江蘇省衛生廳廳長王詠紅表示,衛生系統要充分估量“單獨兩孩”政策給醫療保健服務、健康管理帶來的一系列新問題。
  好月嫂高薪難求
  隨著兩孩政策放開,家政市場上的“月嫂”越來越搶手,很多家庭都提前預訂“金牌月嫂”。
  今年39歲的夏新紅進入月嫂這個行業有6年了,現在是合肥新紅家政母嬰護理部的負責人,她原本就是業內小有名氣的“金牌月嫂”,今年更是成為許多家庭爭搶預約的對象,全年的“檔期”幾乎排滿。
  “像我現在的服務26天的收費是6000元,二胎家庭都是能夠接受的。”夏新紅說。
  “五六千塊錢肯定出得起,但要找到一個專業靠譜的‘月嫂’真不容易。”安徽廬江市民小李正在為找月嫂發愁。記者採訪瞭解到,在一些三四線小城市和縣城,有專業資質的育嬰從業人員較少,很多打著“月嫂”頭銜的都是普通的保姆。
  職業女性“生兩孩”很糾結
  今年34歲的汪琴是合肥某社區的婦聯主任,自從單獨兩孩政策放開後,她陷入了糾結:要不要生二胎?汪女士擔心,如果要兩孩,勢必會對她的工作產生影響。“要工作上的發展還是家庭上的和諧,對我來說是個單選題。”汪琴顯得有些苦惱。
  記者採訪瞭解到,職業女性在“生兩孩”上猶豫不決,從懷孕到孩子出生再到上幼兒園,這期間母親將大量甚至全部時間和精力照顧孩子和家庭,普通女性從22歲大學畢業到55歲退休,最多工作33年,如果生兩個孩子,不僅工作年限大打折扣,精力上也不夠投入,很多女性不能不考慮職場的競爭壓力。
  記者採訪瞭解到,合肥市總工會曾經針對《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》的頒佈進行過宣傳,宣傳過程中,仍發現許多無法享有女性權益的女職工,女職工因孕期、產期、哺乳期的“三期”權利受侵害引發的勞動爭議案件時有發生。
  (據新華社)
  相關鏈接
  “單獨兩孩”加劇助產士缺口
  隨著“單獨兩孩”政策在全國陸續落地,近幾年將迎來人口生育小高峰。同時,助產士正面臨嚴重的缺口,這與我國將要面臨的高峰期孕產婦服務工作量極不適應。“我們產房助產士一天接收產婦最高記錄是22個。”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產科護士長張翠瓊說。張翠瓊介紹,助產士承擔著孕產期及產後母嬰照顧,用‘一雙手托著兩條生命’來形容助產士恰如其分。在我國,最早的助產士就是民間的“接生婆”。如今的助產士主要在妊娠、生產和產後不同時期對婦女的照護以及對新生兒的護理、協助產婦進行母乳喂養。
  據廣東省衛計委醫政處提供的數據,發達國家助產士與生育婦女比例為1:1000,而在中國的比例為1:4000。如果以2003年英國每1000人口助產士比例為0.63的標準,參考《中國統計年鑒》中2009年人口數133474萬人進行測算,目前我國助產士人數缺口80萬。
  廣東省婦幼保健院護理部主任潘繼紅介紹,目前醫院有近100名助產士,而廣東省婦幼保健院年分娩量為1.1萬,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分娩量為1.6萬。放開“單獨兩孩”後迎來的生育小高峰,無疑加大了助產士配置的缺口。
  (原標題:試管生?借卵生�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b60qbyvqk 的頭像
qb60qbyvqk

8月21日

qb60qbyvq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